悠司_意外狗带中

全职厨,月歌泪厨,PP厨。基本上博爱党。文渣,画渣。人帅不狗,约吗?

【叶蓝】Re:关于15cm叶神的养成法【4】

  【感谢这几天大家对15cm叶养成的支持】

  【这两天我在旅行所以可能更新速度会慢一些。】

  【但是绝对不弃坑就是了】

  回到家之后许博远在玄关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已经是大汗淋漓,不断扇动沾上汗水的T恤来到客厅很快看见叶修躺在一张纸巾上侧躺睡着的可爱样子。

  即使他那么的强大,总能让许博远因为boss被兴欣独占气得牙痒痒。

  但是他睡着的模样才让许博远想起,他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静悄悄的按下空调开关驱散房间内的热气,再给他抽出一张纸巾做被子,许博远就进房间鼓捣买来的布料棉花针线。

  他买这些东西的目的也很简单,因为不知道叶修这个状态要持续多久。那就要先确保这人睡觉的地方了。

  毕竟用纸巾太磕碜,就算叶修不在乎许博远估计也会沉浸在愧疚感之中。

  他目测叶修没有超过20cm,思考了一下裁下三块长20cm宽15cm的布,抽出其中两块做床垫,先将三边缝合,要做的事很清楚明白,不过好久没有碰过针线的许博远也好几次不小心刺到手指。幸好他反应够快也没有戳出血,集中注意力在手上的东西,逐渐掌握了一些小技巧缝合的速度就快了起来。很快就将三边缝好,然后塞入一点点棉花让这两块布料有一些厚度,不至于太硬。然后慢慢把最后一个边缝合。剩下的一块布就给他当做被子吧。

  至于枕头,许博远则拿出了之前给小侄子买电子表送的手表枕头,因为产品本身就是给孩子设计的,手表枕头的大小也差不多能给叶修做枕头吧。

  做完这一切他松了一口气,再看看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一种异样的满足感充斥内心,为日后两人的感情埋下了一枚种子。

  拿着这些东西,许博远回到了客厅,便看到醒来的叶修盯着平板电脑看着。

  而叶修看见许博远从房间出来自然是惊讶的不得了。


【叶蓝】Re:关于15cm叶神的养成法【3】



     【喂,蓝桥?】

  许博远这是今天第三次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走神。

  春易老只能无奈的戳戳他的手臂让他集中精神。

  回过神来许博远急急忙忙的道了个歉之后便开始问刚刚春易老说了些什么。

  春易老没有回答,反而开口问他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老走神。】

  还没等许博远不好意思的回答后面路过的公会成员就打趣道

  【肯定是交了女朋友啊!哎哟快七夕了连蓝桥都要脱团了心塞!】

  许博远哭笑不得地转头看着他反驳了了一下,又转回来和春易老说道

  【抱歉,我会注意的。】

  

  许博远从俱乐部出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散发着它亮瞎狗眼的魅力打个引号、

  他心虚的和春易老打了个招呼说今天有亲戚到自己家中,春易老也就没多说什么放他走了。

  他去买了一点小菜之后又想起叶修和魏队有时嘴炮在游戏里也能听见,记得读取出来的信息就是两人都是烟鬼。

  但是叶修现在这么小怎么可能抽烟呢,一根烟都可以给他当拐杖了。

  于是他也去买了杂货店那种用小玻璃被装着的那种糖果,应该可以给叶修解解眼瘾,而且剩下的玻璃瓶还可以给他当水杯用

  最后他又去了平日不太常出入的布料店,在那个婆婆慈善的目光买了点布料棉花和针线之后离开。

  许博远是会些针线活的。

  说起来也有一些好笑,许博远的父母当时是离家出走的,因为爷爷不愿意家里多一个外地媳妇儿。外公也被爷爷的态度弄得很不愉快,而且当时所谓的浪漫流行开来,两人便快速的扯证私奔了。

  然后在S市打工生下了许博远,过了五年才回去看望双方的父母。那时候小博远长得清秀可爱极了,出门都经常被当做小姑娘,奶奶见到小博远眼睛都直了,对家里添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当然是激动的不得了。父亲也开玩笑和奶奶说这是个姑娘。

  自打那时开始,每次去爷爷奶奶家,小博远都会被奶奶拉着学针线,小时的他自然是乖顺的不得了,软软糯糯的嗓音喊着奶奶教我。这样一来二去,他也就学会了一些针线活的技巧。【bot:承包小博远,谁也别和我抢!】


【叶蓝】Re:关于15cm叶神的养成法【2】

【私设小蓝独居,长得清秀没有女朋友,俩人本来就有点双箭头的意思】



  【所以说咯,我一醒来就在这了。】

  叶修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茶几的纸巾盒上,抬头看着一脸懵逼的许博远。

  许博远恍恍惚惚的点了点头之后,下一刻又被手机的闹钟铃声吓得叫了一声。

  叶修笑了出来,毫不顾忌形象的看着许博远被自己的手机闹钟吓一跳的样子笑了起来。许博远也拿他没办法,毕竟人家现在这么一小只,指头轻轻碰一下估计都要跪了。

  不准备和缩小的叶修一般见识之后,许博远站起来,去厨房掏出柜中的吐司,想了想自己将要去上班把这人带去也不好。就将吐司多拿出一片撕成小块放到碟子上,那种喝白酒的小杯子倒了一小杯水放到盘子一边就端去给了叶修。

  叶修看着这人这么为自己着想也挺开心,难得乖乖的道一次谢没有嘲讽。

  再将自己的平板电脑插上电源摆在了茶几上,把夜雨声烦的手办小心翼翼的放到前面的在电视柜之后,嘱咐了一下叶修不要到处乱跑不要试图下茶几之后。很快收获到叶修的评价

  【不愧是咱们兴欣的小保姆!】

  许博远只得翻了个白眼指腹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之后从卧室拿起一个挎包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便离开了家。

  叶修这才开始打量许博远的屋子,面积很小,看样子也只有一室一厅。但是浅色的家具壁纸十分整洁干净,能添上不少的分。

  变小了之后一些都显得十分新奇,看起来比电影院荧幕还大的电视机,电视旁边比自己还大许多的夜雨神烦手办。

  看得出许博远平日对于黄少天的崇拜,却让他升起了类似醋意的感情。

  打量了一圈之后也就很快腻了。

  瞅见许博远放在茶几上的平板电脑也能够明白他是怕自己太闷,又一次为蓝河的细心小小感动了一下。

  他费劲的用双手划开平板的锁屏之后看了看里面。本身自带的软件和一个视频软件以及一个类似音乐节奏游戏的软件。

  叶修想想自己现在的小身板也没法打游戏,就干脆打开了视频软件X豆。

  找了两个往年的季后赛决赛的视频,跳到纸巾盒上低头看起了视频。

  


【叶蓝】Re:关于15cm叶神的养成法【1】

原著paro

养成play

不喜慎入,小学生文笔

走向略参考十厘米家教系列

不接受撕逼

-----------------------

      一夜好梦。

  当许博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时,才7点,而平时他去俱乐部的时间都是9点,都基本上是睡到8点半匆匆忙忙起床洗漱穿衣吃早饭离开,但今天却十分反常毫无睡意。

  索性起床,洗漱一番整理好自己睡乱的发型之后便脱下睡衣换上T恤和牛仔裤。这时大脑才完全清醒,他想起了昨晚到来的手办,手上整理被子的速度不仅快了几分。

  兴冲冲的拿出美工刀来到客厅。

  刚刚看见盒子,许博远的心不禁咯哒了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那个盒子,它在动啊!!!!!!

  wiejaskdhzxjkasndashudilanadmlisjdlaksdja

  这会儿他脑中的弹幕彻底的乱码了。

  咽了口唾沫,握紧拳头给自己壮了壮胆之后他坐到沙发上,看着这个盒子不断的动着。

  总,总之先拆开吧,上天保佑里面的手办千万别有事。

  他按住箱子让它动得不会那么激烈,就用美工刀小心翼翼的划开胶带。

  下一瞬间,他愣住了。

  他的手办完好无损这事儿那他觉得谢天谢地。

  但是。。。里面这个和他对视的,像极了叶修的小人,是啥?

  叶修郁闷极了,昨晚他还毫不费劲的抢了一个蓝溪阁夺下的boss,再次调戏了小蓝之后便下线睡觉。

  醒来却在一片黑里,碰了碰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在一个四方的房间里。又没有别的方法,只能撞撞看,发现能撞的动的时候他很惊喜,就一遍遍尝试撞开这儿。当他发现这儿被按住的时候也是咯哒了一下,再后来就和一张巨大的脸对视起来。

  那是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暗蓝色的短发乖顺的贴在他的耳边,褐色的眸子此时也流出几分惊讶。叶修看着这个青年嘴唇微颤,吐出两个字。

  【。。。。。叶神?】

  他也是一愣,这不是昨晚被自己调戏了一番的那人的声音么。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叶修才也试探的问了一句。

  【你是。。。小蓝?】


【叶蓝】Re:关于15cm叶神的养成法【0】

原著paro

养成play

不喜慎入,小学生文笔。

走向略参考十厘米家教系列

不接受撕逼。

-----------------------------

 当许博远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被叶神抢走Boss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也被打击不小。但是他们又没法对那个大神产生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让人心有不甘。

  他在小小的玄关脱下鞋子以后换上拖鞋摸索着将灯打开之后,踏着体现倦意的步伐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到浅色的布制沙发上。手上散发着香味的袋子里是他迟来的晚餐,正值夏季,虽说早上的阳光让人热得汗流浃背,但是夜晚的带着一丝微热的风却着实怡人。

  早晨他便将窗子开好将纱窗关上,所以这时也不必去调整,便拿出袋子里的便当打开,又觉得一人吃饭无趣极了,打开电视。

  这个点播的基本上都是什么韩剧或者古装片,很可惜许博远从未对这些小姑娘看的东西产生兴趣,这会儿想着就当消遣。

  一边吃着全家买来的孜然牛肉饭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剧,没过多久那一小份饭也就吃完了。

  伸了个懒腰,这时他正因想去将便当盒丢掉而站起来时,门铃突然响起。

  许博远不免被夜晚突如其来的门铃声吓到,虽说还没到12点,但蓝河联想到之前被公会里的人去看的鬼片。

  那个女鬼晃晃悠悠的来到一家人门前,然后开始不断的嘶吼。带血的手掌不断拍着那家人的门,留下一个个手印。

  想到这儿,门铃又一次想起。许博远摇摇头将这些可笑的想法甩出脑袋之后,将手上的便当盒丢进厨房垃圾桶之后走到玄关,对着外面的人喊了一句。

  【咳,那。。。那位?】

  连他都被自己发出的颤抖的声音而惊吓,门对面的男性声音响起。

  【不好意思,许哥,我小刘啊。今儿忘了许哥你的包裹所以匆匆送过来了。】

  他一愣,感情是送快递的小刘,又为刚刚自己的害怕和行为羞愧了一番。

  打开门,便看见小刘那张憨厚的笑脸,道了一声谢之后接过箱子,和小刘絮叨了片刻,小刘就说先回家去了,离开。

  许博远是个典型的宅男,不喜欢出远门,更不喜欢在这个天气去楼下便利店,除了去小区旁蓝雨俱乐部上班之外他几乎不出门。所以网购的次数多,而这附近送快递的就是这个小刘,这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络了起来。

  许博远看着手里的箱子再核对一下上面的信息,激动了好一会儿。这是他上周大爆手速抢下来的夜雨声烦手办,还有特典呢。

  看着手里的箱子傻笑一番,手机的铃声响起。那是许博远的睡前闹钟,专门提醒他有时忘了时间睡觉。

  虽然很想现在拆开,但他决定再忍耐,把盒子放到茶几上就关掉灯和电视去睡了。

---------------------

昨天晚上去剪头发的时候想的大纲。

然后!!!老子的刘海!!!就剪毁了!!!!!!

不想说话,累感不爱


【喻黄】彩色铅笔

影视圈paro
ooc渣文笔
不喜慎入



【1】

  『为。。。为什么?』

  青年的双腿好像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腾的一下跪坐在地上。

  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衣物染上泥土,也不在意夜晚时不时经过这里的人们异样的目光。

  沙哑颤抖的声音从微启的薄唇泻出,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轻轻下滑,滴落在牛仔裤上,那片深蓝似乎照应了此时的心情。

  然而没有人会给他答案,也不会有人帮他找到答案。

  他彻底成为了一个人。

  绝望。

  此时的他心头笼罩的复杂感情只能用这两个字概括。

      眼神涣散,他微微垂头看着地上顺着砖缝长出的杂草。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细小的雨珠打在他的身上他才回过神来。

      细碎温柔的雨珠逐渐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暴雨。

  "好的!!!卡!!!今天的结束!"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黄少天这才抬起头,只不过脸上早就没有了刚刚那一份犹豫绝望,只是松了口气之后站起来。

  暴雨也应声停下,几个工作人员将道具移开。

  本来安静的摄影现场一下子变得活跃。

  "辛苦了,少天。"

  一旁的喻文州接过黄少天助理正要递给他的毛巾,自己上前几步将浅色的毛巾盖到他的头上,为他擦拭起栗色的发丝。

  黄少天微微俯下身子享受着他的服务,咧嘴笑了笑后开口

  队长队长!刚刚我的演技精湛不之前叶不修那个老东西还揶揄我说我只能演话唠呢这次这个角色绝对能够戳瞎他的狗眼!哦对了,队长你今晚除了摄影还有什么别的事儿么我昨天发现一个超级好吃的店铺等会儿去吃个夜宵呗!”

  喻文州漫不经心的给他擦头发,闻言便思考了一番,最近档期并不是很满也没什么要紧事,便应了黄少天的要求。

  "队长万岁!!!!!!"

  黄少天用这四个字完美的表达了他的感情,像是要表达他的兴奋似得他一把抱住喻文州。

  也不顾自己湿漉漉的衣服也将喻文州的衣物打湿。

  喻文州早就习惯了黄少天的行动模式,此时也只是轻笑了一声将毛巾拿开。

  "那少天去把衣服换了我们走吧。"

  "得令!"

  黄少天怪模怪样的敬了个军礼成功将喻文州温和的微笑变成愉悦的笑容。

  -------------------------

  b第一次用小黑屋码字woc超爽x